72励志

当前位置:首页 > 感言 / 正文
作者:admin

关于天地的优美散文2篇

admin 2021-03-28 感言
关于天地的优美散文2篇

关于天地的优美散文第一篇

道法自然,道是怎么法自然的呢?道德经中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指天地万物,道效法天地万物什么呢?我认为天地万物最明显的特性是有规律同时还是好为自身的,天地有私,天地万物有引力吸引小的使自身变得强大变得美好变成中心核心变得重要变得圆满。
假如天地万物没有引力太阳就不会吸引地球围着它转,地球不会吸引月球围着它转,地球不会如此之大,空气和水也不会沉在地上,动物和人会漂浮起来,植物也无法生长,地上的动物植物不会有序地发展变化,不,地上不会有万物存在,地球不会成为超大的球状物体,所有物质都是松散的平均的无有大小高低。可见为己的收进的引力是天地万物存在的基础。
人的自私受天地万物的利己品性的影响而从变得自私。自私的世界是不依不饶的世界是强欺弱的有序不乱的世界。人的自私是不断进步的,是从野蛮愚蠢不断的走向文明智慧的。

关于天地的优美散文第二篇

叱生天惊,壮殆地裂。即是星斗,何来覆灭?

——题记

寒夜里,总会做一个梦······

披头散发,不住哭泣,着一袭素色之衫,吟一气安魂之歌,游于莽莽星辰中。

风烈如剑,时而呜咽如号角,时而静默如荒原;雨怆如血,时而清冷似墓穴,时而灼热似火海。我不言,只是踉跄而行。这里的景色很不同,没有山花野树,没有蜂鸟鱼蝶,没有灯火阑珊,更没有炊烟人家,有的只是从未见过的原野,是容得下十万大鹏的广阔天,是擎得住无数泰山的敦厚地。

这里曾经是有过什么?是雄奇壮大的阿房宫?是幽咽不绝的乌江水?是华灯璀璨的唐天下?是车马鼎沸的丝绸路?或是大雨淋漓的东坡路?纵使天穹曾为英雄燃满烟花,纵使风雨曾把亡奴吹向他乡,纵使夜幕曾被万家烛火点亮,仅凭时间轻轻一推,一切便会如大厦倾塌,存在或不存在的,留恋或厌倦的,悲惨或璀璨的,都由不得一己之愿。我们同为凡人,即使称霸一世,黄泉路上,还能逃去哪里呢?

只因你生于天地之间,无可奈何的是——没有人会永恒地记住你。当你踏上奈何桥,望了三生石之时,你是否想过这些——戎马一生、气吞山河、功名盖世的你,数十载后,定有人为你祠堂里的烧香流泪,数百年后,或许有古道中的偶尔怀念,数千年后,却是唇齿间的只字不提。

我依然走在这原野中,突然,前方轰隆一声雷鸣,斩断了去路。

向下望去,是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所有的空旷瞬间变成了一片死寂,天色阴沉了下来,幽怨的风声纠缠在我的耳边。我笑了,心里已经明白大概,道:“溯某无端打扰,梦游此地,定会祭奠先灵!”乌云仿佛淡了一些。

一祭秦皇,雄韬武略,威震东方,一代霸主,功大于过······

“秦王扫六合, 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 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 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 函谷正东开。”我高呼李太白的笔触,于悬崖边上作揖叩首,来祭奠不凡的你——华夏的首位皇帝,他们说你过大于功、暴行于民、奢靡不堪,有唐太宗李世民的语证:“近代平一天下,拓定边方者,惟秦皇、汉武。始皇暴虐,至子而亡。汉武骄奢,国祚几绝。”,他们亦说你功不可没,统一六国、统一文字、遏制诸侯割据,又有西汉政论家主父偃的高评:“秦皇帝任战胜之威,蚕食天下,并吞战国,海内为一,功齐三代。”,我说,你是东方世界最凶悍的霸主,亦是中华两千多年政治制度的最重要的奠基人之一,身为封建时期的统治者,其实倒不如用毛泽东的一句话来的实在;“你是一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有传闻说你勤劳于政每日批改文书一百二十斤,又有历史佐证你主张度同制、改币制、整交通。何必在乎深海仙山?你早已羽化登仙。旭日东升之时,你俯瞰昆仑,你傲视于华夏的历史之巅!

二祭唐宗,千古一帝,文武盖世,贞观盛治,和乐人间······

“盛哉,太宗之烈也!其除隋之乱,比迹汤、武;致治之美,庶几成、康。”我仰天长赞,心里生出无限崇敬。远处阳光灿烂,车马拂动,欢声笑语,锦楼玉阁,舞袖歌台,竟是你昔时的天下。你的胜绩数不胜数,可用苏辙之云粗以概括:“法度之行,礼乐之盛,田畴之制,详序之教,拟之先王未备也;躬亲行阵之间,战必胜,攻必取,天下莫不以为武,而非先王之所尚也;四夷万古所不及以政者,莫不服从,天下莫不以为盛,而非先王之所务也。”你发扬了前朝甚至于后朝都无法匹敌的外交政策,贞观后期,“四夷大小君长,争遣使入献见,道路不绝,每元正朝贺,常数百千人。”又有玄奘西去取经,文成公主外嫁松赞干布,以及印度戒日王的盛赞。你政治清明,用人唯贤,不问出身,初期延揽房玄龄、杜如晦,后期任用长孙无忌、杨师道、褚遂良等,皆为忠直廉洁之士;你从谏如流,以隋炀帝拒谏亡国为戒,即位后尽力求言,把谏官的权力扩大,又鼓励群臣批评他的决策和风格;你完善了隋朝制度,中央朝廷方面延续了三省六部制,地方上沿袭了隋代的郡县两级制;你使民族融合统一,大灭突厥,经营西域,丰富了华夏的疆域,被西域人民盛誉为“天可汗”;你大兴文化,在全国范围内收集图籍,设弘文馆等文化馆,其藏书质量和数量远远超过前代,史称“群书大备”。司马光曾说:“太宗文武之才,高出前古。盖三代以还,中国之盛未之有也。”即使你在晚年的作为不如从前,但是,你的一生却成就了华夏永世的历史。你在远处的金光中灿烂地笑着,望着我笑着。你一定知道,我是后世的人,我来自你千年之后的天下,你还知道,现在的天下亦不逊于你的治理,子孙后代一直延续着贞观之治的精髓,华夏儿女还有一个奇特的名字——“唐人”。

三祭项羽,破釜沉舟,风刀霜剑,一世霸主,何等悲壮······

“北伐虽全赵,东归不王秦。空歌拔山力,羞作渡江人。” 我低头轻叹,落了一滴泪,远处的天际颜色如血,不是传来几声悲戚的鹤鸣,世人皆知你这一生是何等的壮美。“骓马虞兮可奈何,汉军四面楚人歌。乌江耻学鸿门遁,亭长无劳劝渡河”,那冰冷的剑气是否还回荡于苍凉悲情的乌江?那不肯屈服的狂笑声是否还响彻在十万汉军的灵魂之中?那幽幽的妾影是否还沉浮在飘忽的云雾之中?楚霸王啊,你有想过么?“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相传你练兵治军手法残劣,沐猴而冠一说予以韩生煮刑,先后六次大肆屠城,处罚方式血腥残酷····我不相信历史,却又深信历史,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在封建社会时期的霸主,你的所作所为或许只是为了一举赢得天下,曾经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抨击你的文章,大谈其谈你的罪行过错,并给予名称——令人心悸的恶魔,甚至于施加华夏儿女之名来抨击一个小小的项羽,他只是一个历史人物,况且这段短暂又惊美的历史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何必去极力弹劾一个已经消失不在的人呢?反之,我们应该去其糟粕,留下美丽的一面,给历史得意喘息的机会,给人性得以证实纯净的机会,也给子孙后代留下正确的历史面孔和价值观念。项羽啊项羽,你有想过吗,千年之后,仍然会有人深刻的剖析你,朔风呼啸,你的天下已经归一,你灵魂的气息依然荡存于天地之间,项羽,虽然你的形象众说纷纭,但是,项羽,我还是崇拜你,崇拜那个凄美悲壮的身影,崇拜那串乌江边上洒脱的狂笑,月夜梦回之时,你的颓废却坚毅的眼神总会伴随着月光蔓延下来,这是上天的召旨,这是天意,这是宿命!

我再三叩首,算是与这空旷的幻界的道别,突然,下雨了。

雨湿了我的眼,混淆了泪,雨凉了我的身,浣洗了心,可是啊,在这天地之间,我与这雨滴又有什么不同呢?不过一介渺小过客。过客读着历史,过客仰着伟人,过客走着别人的路,叹着自己的气,留在人世间的,不过那几个依恋的眼神。我们之所以恨着遥远的历史人物,是因为现世的痛苦和时间的谣传,我们之所以敬着遥远的历史人物,是因为现世的心愿和时间的升华,其实,偶尔祭奠,亦是最真挚的怀念。

我们站在时空的一隅,旧人的好与坏,成与败,不应轮到由后世妄自评论,不管评论是正面还是负面,那也只是大众的一己之见。其实历史或是历史人物都像一道耗功夫的汤,主厨就是时间线上的人们,他们肆意地加着佐料,直到有一天,汤煲好了,端给后世的人,轻轻一匙递进口中,主厨让它什么味道它就是什么味道了。所以,对于历史,在不扭曲“汤的底料”的同时,我们依照自己的喜好去品味就好了。

前几日读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读至《道士塔》之时,有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深思:“完全可以把愤怒的洪水向他倾泄。但是,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倾泄也只是对牛弹琴,换得一个漠然的表情。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

该走了,是时候该结束这场朴实简易却饱含深情的祭奠了。我并没有掸去衫上的尘土,而是起身一步一回头地走了,来时路上的足迹竟然怪异的消失了,这里没有路,也没有冰冷的北极星让我寻向,我只能闭上双眼,徐行于这广阔的原野中,我相信,我的灵魂,会带我走出这片神圣的净土,重归那污浊不堪的人世·······

最终,我还是走出了梦境。

迷离中,先后有几个人温暖地牵着我的手,带着我穿越迷之梦幻,但是我没有睁眼去看那些人到底是谁,很简单,因为,我是知道的·······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句子

Powered By 72励志 粤ICP备2020078845号